乔家白人生

2019-12-20 17:03:25      点击:

乔家白的色彩

 

一滴水被激起来,又跌回自身的牢笼,

旖旎和光彩到此为止。要等来老去又重逢,

逝水渊水不见也罢。 而一滴酒就不同,

光亮永恒,一种内心的色彩永恒,

大乔绿如蓝,二乔紫气来,小乔红胜火。

都是暗物质,有核的硬度,是内燃色,

作为心理原色,它像顺利或受人宠信,

又像染料、纯利润,美人代称或血的婉辞。

酒色,皆焰白也,我来点你的名就是说你

有好色彩和好滋味,心里滴了催情油。

 

乔家白的缅怀

 

我快睡着的时候,就象关灯,最深处

的确有一束光熄灭。我梦见父亲的时候,

是梦见了黄金路与故乡人,在花园

摇头叹气,真想躲着他为他痛哭一场。

还有阿姨是个多好的人呐,一边泉边捶衣,

一边挥手道别,她至死也没有依赖

酒水和药丸,除了身体,乔家白是贵重之物,

甘冽包围着的是个小山包,里面有去了的人

和还在的亲人,少年军官,戎装诗人,

甘冽是一种正面的潮湿,甘冽是缅怀故人。

 

乔家白的变化

 

天黑后说话就不用看脸了,说的人

活像告解。她又点了烟,风又开始吹,

摇晃火光和头发使收回的世界显得掏心掏肺。

她还说到,想出家又怕头型不好,想去

北方又怕北方全都是饺子而看不到黑骏马,

后来有些饿,俩人分着吃了袋香蕉干,

各自喝了半杯乔家白,有东西在变化,看过去

是诗意,转过身是沧桑。只走时,他才说:

咦,今天过去,我们就再不是相识整十年了。

作者: 史红强